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6章 玩的高雅(1/2)
    李道同的话刺激了录刚,一小时的功夫让他白白损失八百万,他家虽是集团公司也经不去起他的这般折腾,尤其是这两年国际金融危机,汉城的三大财东也是今非昔比,好在录刚的叔叔在省政府身居要职,不然他们的录氏集团还真是一个空壳。

    李道同乐不可支的说,"这下子录刚瘪了,活该!哈哈,羽西义弟你可真为我长脸,八百万呢!他还不心疼的几天几夜睡不着觉?解气!对了,义弟你想我怎么感谢你?吱一声。"李道同拍了一下羽西的肩膀说道。

    羽西说,"瞧你见外了不是?我只做了该做的,实际上还是你运气好,以后就别和我客套了,我去那边展厅走走,如果能碰上喜欢的就收藏一件。"羽西说完顾自朝右边的会展厅走去,他想一个人走一走,刚才被录刚和李道同闹腾的心很烦躁。

    转悠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一件值得收藏的古玩,就要走到厅子最西头的时候,一尊佛龛旁边蹲着的一只狗的雕像吸引了羽西,这只狗被涂着白色的油漆,最大的亮点就是它的一双眼睛,八成是翡翠做的,在光线比较暗的角落发出耀眼的光芒。

    羽西觉得这是一只很有份量的狗子,在外观上看狗子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标签,跟市场上普通的玩具狗没有什么区别,但羽西凭直觉感到它不是一般的雕塑。

    再说这么一个古玩字画会展中心,怎么可能放一只与会展作品无关的物体?羽西刚要去拿这只狗子,却被一个人捷足先登,"哎呦,这狗子拿起来还蛮沉的,谁的狗子?怎么标价的?"原来是录刚,他和羽西同样看上了这只雕塑狗,抢先一步拿到了手。

    卖主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小老头,干巴巴的精瘦,眼睛却有精神,听到录刚喊,急忙走上前来,"老板你好,这狗子是我家老爷子留下的,您要买是吗?"

    录刚上下端详了一阵狗子说,"多少钱出售?"

    "啊哦,二十万卖,俺爹说了,少了二十万不卖,俺儿子在城里刚买楼拉了一屁股债,俺卖了狗子还饥荒。俺爹说了狗子是祖辈留下来的,搁家里是镇家之宝呢,俺爹舍不得卖,可俺儿子需要钱,所以俺就来这地方卖,老板呢,别砍价了行行好买了狗子俺把钱给儿子还房贷。"

    老头一憋气说了很多话,录刚才没有时间听他唠叨,他看上了狗子的一双翡翠眼珠子,这市场估价也能卖个七万八万的。

    "别跟我磨磨唧唧的,你这狗子八万卖不卖?不卖我就走人。一只破狗雕塑哪里值二十万?也就小爷可怜你这家里的处境,救你一把,否则,你这狗子摆在会展中心一年两年也无人问津!"录刚唾沫星子乱飞说道。

    "哎呀差距太大了,不卖!老板,俺爹说了少了二十万就不卖!宁可卖不出去也不便宜出手。"老头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么不识抬举,你也不打听打听在商行这里,在汉城有几个人敢对我说一个不字,活的不耐烦了,八万卖不卖?我告诉你,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我录刚想得到的东西,一定会如愿以偿。"

    录刚还没说完,他身边的打手就准备把狗子装起来拿走,老头急得都快要哭了。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钳子一样夹住了那名打手的胳膊,"请把东西放回原来的位置,不然,你的胳膊可就遭殃了。"羽西厉声说道,那个打手疼得妈呀妈呀叫,急忙松开手,老老实实将狗子放回原来的位置。

    "是你?乡巴佬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里有你一毛钱的事儿吗?有着李道同遮着是不是就觉得我不敢动你了?"录刚凶神恶煞的说道。

    "呵呵,我上次叫你学狗叫的时候,就对你说过如果再落到我手里,我照旧好好收拾你,你难道忘了吗?今天是商行三年一回的会展,我不能扫了彦清清经理的兴致,捞干得来,这狗子我买了,你不是要八万脉老人家的吗?我出二十万从你手里买回来,你看如何??"羽西说道。

    录刚一听心想这个土老冒是不是傻叉?一只值不了几个钱的雕塑狗他给二十万买走,脑子让驴踢了,"你有病吧?这么一只廉价的狗子你真的出二十万?让钱烧着了?"录刚说道。

    李道同闻讯急忙赶了过来,"羽西你想好了?二十万买这么一只狗子回去?"

    "李道同我想好了,想收藏这只狗子,我手里没有二十万,你借我回头我给你。&q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