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4章 赌注(1/2)
    羽西觉得金鱼这货是自取其辱,不是吗?就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文斗,不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又是什么?羽西向来是心存敬畏之心,无论是天空大地花草树木还是人类甚至一只蚂蚁,他都会用一颗仁爱慈悲的心去对待,以善治善以恶制恶但凡故意侵犯自己的他不得不自卫或者反击。

    就像金鱼自找苦吃,那就只有成全他了,羽西说,"你说说游戏规则,我听听。大家都是成年人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况且在这么一个隆重的场合,很多双目光像一个雷达探测器一样会照透人的肺腑。"

    金鱼抿抿嘴唇,这个动作既然成了他的一个习惯就像一颗黑痣长在脸上去不掉除非手术拿下。他这是在估算有几成把握,师傅斩天佑接受了他的投资,书画展在如此高档的地方举行本身就证实了金鱼的势力和才气已经被认可,师傅的认可就是书画界的认可,以师傅的眼光与身份在汉城和国内书画界都是翘楚,"你定吧,我跟随就是。羽西,我们都是男人自然是头顶一片天脚踏一方土,我遵照你立下的赌约就是。"

    "好好好,金鱼啊,你们年轻人能勤奋好学追求上进这是好事,汉城书画协会要想在国内各项大赛中获得好的名次,的确需要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随后过来的斩大佑身边围着很多书画家和作者,他的支持自然是金鱼一种动力。

    "斩大师,你的徒弟这幅画已经突破了以往的画工,很有你的画风啊!希望金鱼能突破师傅的画风有自己独到的意境和超越。"一个老画家说道。

    "嗯嗯,你是谁啊?"斩大佑问羽西,他对这个年轻人有些好奇,在一旁已经注意观察羽西三个很久了,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个性和思想。

    "噢,您好斩大师,我叫羽西之前就知道斩大师的画,素来以各种花卉为创作主题,尤以虫鸟为主,画风简练意境深远空灵充满哲学意味和西方素雅流派的格局。"

    "哎呦,你原来知道这么多?不错年轻人你的关注和喜爱我很高兴。这样吧,这位小溪姑娘我们早就熟悉,你是小溪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金鱼提出比试绘画,我支持你们比试,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过,这种经过对比后的结果很有促进作用,不然我们埋头作画岂能知道差距在那里?"

    羽西微笑的招牌又亮了出来,"呵呵,好的大师您出题,我必然遵守约定。"羽西知道斩大佑也是很自信他的徒弟有能力胜出,所以才自告奋勇。

    "好,那就以牡丹图为题,各自画一幅牡丹图,限定在二十分钟内,超出时间就算输。赌注由提出人定,这样合乎逻辑。"斩大佑扫了一眼金鱼说道。

    金鱼咬了咬嘴唇说,"那就赌钱,我输了我给对方二百万,羽西输了给我二百万用于支持咱们汉城书画协会的活动资金。"金鱼觉得自己这样下赌注很光荣,最起码留个好的名声,不像其他赌注什么光屁股在大街跑几圈,剁掉一根手指或者从此不再绘画等等来的庸俗,要玩就玩高雅一点的。

    "你认为怎么样?羽西。"斩大佑把目光投向羽西问道,他认为还不错至少徒弟就是输了也是很文雅的输了一次,如果用别的不高雅的方式只能降低他和土地的身价。

    羽西本来想惯用自己之前收拾那帮小流氓的办法输了让对方沿着人民路到这家酒店裸奔一圈,斩大佑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全徒弟的名声可以理解,可羽西觉得不够刺激,比赛吗玩的就是新鲜刺激,他想起了一个项目就是时下最流行的蹦迪,这种项目考验的是人的胆量和毅力,没有足够的信心与勇气是不敢去挑战的。

    "我有点想法,斩大师我看咱们还是改一种赌注,这次来一次高空蹦迪,就是从几千米的高空往下跳,下面是一望无限的大海,在跳下去到回岸上十分钟内完成。"羽西说道。

    斩大佑想了想,身边得几个人觉得很有创意,一帮老头子说,"斩大师那就按照羽西的办法来吧,很有意思,呵呵生活节奏快,人们的压力也超强度的大,这么来一次也算是对生活和精神的一次减压。"

    "既然大家都赞同,我也就听从的大家的意见,金鱼你还有什么异议吗?"斩大佑说道,他清楚金鱼是没得选择。

    金鱼从小娇生惯养,即便母亲和父亲分道扬镳,他也不缺优越条件的宠溺,在家就是一个公子哥,吃喝拉撒睡都有人服侍,走得最远的地方就父亲在他十二岁生日那年带着他和继母去多伦多走了一回,再就是汉城的一所专科学校,至于这么高难度的蹦迪他只是在电视和火山视频里看到,真实现场他没有亲临过,但他有恐高症,不答应自己就是不战而败,答应吧内心的恐惧黑云密布,思前想后金鱼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