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7章 庆征的打算(1/2)
    郑方和刘琼是庆怀的亲卫,也是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战友。

    面对庆征的恶毒之语,刘琼气得双目喷火,拳头握得咯吱直响。

    “怎么,你想打我?”

    庆征斜着眼睛瞥了刘琼一眼,挑衅的指了指鼻子:“来,往这打!”

    “刘琼,不得无礼!”

    郑方呵斥刘琼一声,躬着身子说道:“大公子不要和我们这些粗人一般见识,您忙去吧。

    ”

    刘琼也忍着怒火,躬下身子。

    庆征是庆国公嫡亲长子,身份尊贵,以两人的地位,别说动手打他,就算顶撞一句,庆征就马上可以喊人把他们抓起来。

    庆怀不在汴京,他俩一旦被抓起来,就别想出来了。

    所以,两人只能忍着。

    可是他们越这样,庆征就越嚣张,故意挑衅问道:“你还没回答本少爷的话呢,你们是不是回来给老三报丧的?”

    “回大公子的话,侯爷身体安康。

    ”

    “侯爷!侯爷!早就跟你们说过了,在庆国公府,不许喊庆怀侯爷!”

    庆征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一连对着刘琼踹了好几脚。

    从小到大,他就没有正眼瞧过庆怀,可是就这么一个庶子,竟然在军中取得了爵位。

    庆征清晰的记得,当庆怀在军中立功获得爵位的消息传回来的那天,庆国公是何等的高兴,整个庆国公府都一片欢腾。

    之后的几年,庆国公不止一次透露出想把自己的爵位传给庆怀的意思。

    这让庆征恐惧而又愤怒。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庆征想尽各种办法,打压庆怀。

    可惜他只是京城的一个纨绔而已,触手还够不到边疆。

    庆怀这些年非但没有被打压下去,反而屡立战功,爵位一升再升,一直升到了距离庆国公一步之遥的侯爷。

    大康的爵位从上到下分为王爵,郡王爵,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其中王爵是皇帝的兄弟和儿子,郡王爵是皇室宗亲。

    按照大康律例,所有爵位都是逐代递减的。

    比如庆国公去世之后,庆征可以继承爵位,却不是直接继承公爵,而是减为侯爵。

    而庆怀现在就是侯爵。

    封建社会最讲究上下尊卑,作为庆怀的大哥,哪怕庆怀以后也封了国公,见了庆征也得主动行礼问安。

    这也是庆征嚣张的本钱。

    但是庆征心里就是不舒服,认为庆怀夺走了他这个嫡子的风头。

    爵位也一直是庆征心中最大的伤疤,不允许所有人在庆国公府喊庆怀爵爷。

    刘琼刚才称呼庆怀为侯爷,也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故意揭庆征的伤疤。

    庆征虽然纨绔,却不是傻子,听出刘琼在讽刺自己,踹了几脚不解气,竟然提起竖在一旁的木棍,抡着就往刘琼身上砸。

    木棍是门房用来防止意外的军棍,足有手臂粗细,真要让庆征随便打,刘琼就算不被打死也得脱层皮。

    郑方赶紧冲过去求饶:“大公子,刘琼刚从外面回来,喊顺口了,他不是故意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他吧。

    ”

    话音刚落,郑方头上也挨了一棍。

    意识到今天这顿揍是跑不掉了,无奈的郑方只好和刘琼一起抱头蹲下,尽量护住脑袋。

    心里祈祷庆征快点放过他们。

    好像老天听到了他们的祈祷,庆征还没打几下,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道威严的呵斥声:“干什么呢?”

    抬头一看,原来是庆国公下朝回来了。

    “回父亲的话,这两个下人不听话,我正在教训他们!”

    庆征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样子,躬身回答。

    仪态方面做得谁也挑不出毛病。

    “教训下人去里面,在大门口像什么话?”

    封建时代的下人地位和家畜差不多,庆国公只是不满儿子在门口打人,随口问了一句就准备进门。

    就在这时候,郑方鼓起勇气喊道:“公爷请等一下,三公子让我送家书给您!”

    “庆怀?”

    庆国公这才停下脚步,看向郑方和刘琼:“你们是谁?”

    平时庆怀回庆国公府,都只带钟五和管家,庆国公没认出郑方。

    “小人是三公子的亲兵。

    ”

    刘琼从怀里掏出一封家书,双手捧过头顶。

    庆国公检查一下火漆印记确认完整,拆开信封。

    看了几句,眉头便微微皱起。

    庆征很想看看信上写了什么,急得直搓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