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7章 渭州城(1/2)
    纤夫们也站起来,从箩筐里又拿出一大盘鸡蛋一样粗的麻绳,领头的纤夫背上麻绳,抓着绳子开始攀岩。

    剩下的纤夫也从原先的纤绳上接下自己的套绳,跟在头领的后边。

    果然和郑方说的一样,男人粗手粗脚的,攀岩的过程中,好几次有人滑倒,幸亏右手始终抓着绳子,要不然就掉到湍急的水里去了。

    耗费了二十多分钟,所有纤夫终于攀过悬崖。

    领头的纤夫从背上取下麻绳,往前跑了几十米,找到一棵大树,把绳子在树上绕了两圈,然后把剩下的部分扔进水里。

    粗麻绳上挽着一个个疙瘩,当绳子顺着江水流到纤夫们落脚的地方之后,纤夫们就把绳子捞上来,把各自的套绳,系到疙瘩下边,然后又把纤绳扔进水里。

    “他们这在干什么?”

    满仓挠挠头,问道。

    “这一段路太危险了,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他们要把纤绳接长一些。

    ”

    郑方解释一声,提醒道:“先生,扶好了,千万别掉下去。

    ”

    金锋赶紧抓住面前的栏杆。

    绳子顺着江水,流到了之前休息的地方。

    等在下边的妇人从水里捞起绳子,系到原先的纤绳上。

    确认绳子系紧之后,把拴在树上的绳头解开。

    木船立刻顺着江水往下漂。

    只不过没漂多远,就被纤夫们拽住了。

    “三尺白布,嘿哟!四两麻呀,嘿哟!脚蹬石头,嘿哟!手刨沙呀,嘿哟!光着身子,嘿哟!往上爬哟,嘿哟!……”

    纤夫们又唱起号子,拼命拖着木船前进。

    下边的路虽然不像悬崖那样无处下脚,却也非常狭窄,很多地方只能放只脚。

    纤夫们几乎是匍匐在地,手脚并用,脸色狰狞的扣着石头前进。

    当船只被拉到水流最急的窄口的时候,两个妇人也把箩筐放在地上,匆匆几下脱掉衣服,加入了纤夫的队伍。

    妇人长期劳作,皮肤和那些纤夫一样黝黑粗糙,但是身材却很好,满仓看得津津有味,金锋心里却没有任何杂念,心里莫名其妙想起一篇曾经学过的课文,《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当时看着插图上的画面,金锋和同学还讨论过,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人能吃下这种苦。

    今天真正见到了纤夫,金锋才知道,世间的苦难,比他想象中的更多。

    对于两个妇人,金锋也只有尊敬和同情。

    但凡有其他办法,哪个女子愿意来做纤夫呢?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一定也很害羞吧?

    一直以来,金锋都是个自私的人,穿越过来之后,心里也没想着造福天下什么的,只想自己能过上地主老财的奢侈生活就行了。

    哪怕在西河湾村开办作坊、窑厂,也不是真的想改变村民的生活,而是想利用他们赚钱。

    但是在这一刻,金锋内心有了一丝触动,第一次升起了以后如果有能力,帮帮别人的念头。

    木船一点点往前挪,缓慢的穿过狭窄的山谷。

    河面重新变宽,岸边的道路也变得好走起来。

    妇人们这才松开套绳,回去穿上衣服,背着箩筐跟随队伍。

    “先生,前面几十里都是好路,船走得稳,您该学着骑马了。

    ”

    钟五牵着两匹战马,上了甲板。

    “没问题。

    ”

    金锋和满仓的眼睛全都一亮,跃跃欲试。

    哪个男人不喜欢骑马呢?

    何况马匹是这个时代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早晚都要学。

    钟五给他准备的是一匹温顺的小母马,等金锋爬到马背上之后,又教了他一些基本要领,然后就牵着小母马在甲板上来回溜达。

    有了感兴趣的事情,时间会过得很快,到了第八天,金锋和满仓已经能控制着战马在甲板上小跑了。

    水路也走到头了,木船停靠到码头。

    接下来又骑马走了五天山路,一行人终于抵达目的地——渭州城。

    渭州城是防御党项人的主要城池之一,城墙建得极为高大,只不过城墙上半部分是正常的青色,下半部分却是黑色的,看起来有些怪异。

    “渭州曾经党项人打下来过两次,也被烧了两次,下边被烧黑了。

    ”

    钟五看到金锋脸上的疑惑,小声的解释道。

    “什么打下来的,那是逃跑。

    ”

    郑方说道:“党项人离渭州还有八十里呢,守城的将军就带着人跑了,把百姓留给党项人,他们后来还好意思找朝廷要军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