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8章 光头的身份(1/2)
    解开纱布,露出伤口。

    小拇指下边缝的线崩开了三针,正在流血。

    “都受伤了就不要乱动了,有什么活你喊我去不就行了?”

    唐冬冬眼睛里蒙了一层水汽,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满仓也是的,不知道你手上有伤吗?”

    “你可冤枉满仓了,他什么都没让我干,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

    ”

    金锋也有些无奈:“再说,只是伤口崩开了而已,等下我去找晓柔重新缝上就好,又不是什么大事。

    ”

    酸枣木没放好,从桌子上滚了下来,金锋下意识顺手接了一下。

    估计就是那一下把伤口崩开的。

    “晓柔姐在哄小娥睡觉……”

    唐冬冬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我来给你缝吧。

    ”

    哪个少女不怀春?

    何况生死之间,最易动情。

    之前唐冬冬说要嫁给金锋,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但是经过昨晚,她的心已经悄悄发生了改变。

    二十两银子,足够普通人家吃花好几年了,但是为了救自己,金锋毫不犹豫地就掏了出来。

    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家道中落,寄居檐下,虽然她一直表现得很淡然,其实心里和润娘一样缺乏安全感,对未来充满迷茫。

    但是在金锋伸手抓住刀刃的那一刻,她的心跳都停止了。

    不再迷茫,也不再害怕。

    眼前这个并不强壮的男人,给了她久违的安全感。

    也就是在那一刻,唐冬冬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都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可惜,他不愿意娶自己……

    金锋哪里知道唐冬冬短短片刻想了那么多?

    知道关晓柔在哄小娥,也没有多想,跟着唐冬冬就进了木棚。

    都不用吩咐,润娘已经小跑着去厨房烧水了。

    虽然她搞不懂金锋为什么要用开水煮线,但是有什么关系呢?能找点事做就行。

    其实普通针线是不能缝合伤口的,容易感染不说,等到伤口愈合之后,拆线也会非常痛苦。

    而且被铁器伤害,还要打破伤风。

    可惜这里条件实在有限,这些东西想都不要想。

    很多农夫受伤了都是往伤口上撒点干土,止住血就不管了。

    唐冬冬的性格比关晓柔和润娘更开朗,也更坚强。

    熟悉之后,有时候也会大大咧咧的。

    但是给金锋缝合伤口的时候,却极为小心。

    一点一点的扎进去,又一点一点的穿出来。

    却不知道,越是这样金锋越受罪。

    但是看到唐冬冬一副潸然欲泣的样子,还是忍忍吧。

    简简单单的三针,就算是个实习的新手护士,估计一两分钟就能搞定。

    唐冬冬足足缝合了五分钟,金锋把自己的大腿都快掐紫了才结束。

    他决定了,下次如果再崩线,说什么也不能让唐冬冬给自己缝。

    润娘是个闲不住的,总想找点事做,唐冬冬也一心想着早点赚钱,扩大作坊,金锋害怕她们俩晚上偷偷纺线,走的时候干脆把纺车的踏板拆掉了。

    回到铁匠铺,满仓已经按金锋的要求,把酸枣树砍成了几截,正在用柴刀小心地削皮。

    纺车的部件金锋可以交给木匠去做,因为就算纺车传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他可以随时升级。

    但是弓弩不行。

    这东西杀伤力太大了,万一传出去,后果他完全无法预料。

    所以,他宁愿让满仓用柴刀慢慢磨,也不愿意找木匠帮忙。

    知道伤口刚才崩开了,满仓说什么都不让金锋再动手。

    没办法,金锋只能做到一旁,无聊的想着怎么改进炉子。

    俩人一直等到月亮都升到了头顶,风尘仆仆的张凉才回来。

    回来之后,二话不说先端起水壶吨吨吨喝了半壶。

    “凉哥,辛苦了。

    ”

    金锋起身从小炉子上提起一个小吊锅,盛了一碗米粥出来:“饭一直给你热着呢,赶紧吃点。

    ”

    张凉从中午到现在,他一直在赶路,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也不嫌烫,端起饭碗,呼噜呼噜几下就把米粥喝得干干净净。

    金锋笑着又给张凉盛了一碗。

    他知道,张凉这么吃饭,带回来的一定是好消息。

    直到把一小锅米粥喝完,张凉才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你当时要买这小吊锅,我还说用不着,现在才知道是个好东西,用着太方便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