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27章(1/1)
    []

    苏晚璃并不认为自己是因为在意祁慕尘送玫瑰花给什么女人,她只不过是不甘心。

    祁慕尘的车子一路往前,沿着这条路,渐渐地道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少。

    为了避免让他发现,祁墨非将距离拉得很远。

    约莫二十多分钟,苏晚璃看到祁慕尘的车子停了下来。

    但他停车的地方,令苏晚璃和祁墨非都感到困惑。

    “墓园?”

    祁慕尘居然来的是墓地。

    他怎么会来这个地方,而且还带着一束玫瑰花?

    而这处墓地,正是她曾经将外公和第一个孩子埋葬的地方,更是他当着她的面,残忍的将他们的孩子挫骨扬灰的地方。

    一想起来,苏晚璃的心狠狠颤丨栗了一下,那年那月那日,天空飘着的雪,好像在此刻飘进她的心房,那么冷。

    她永远都忘不了她当时有多卑微多无助的对着他苦苦哀求,可他无视她的哀求和泪水,将她的心狠狠地千刀万剐,到最后,还要纵容苏晚萤将她毁容。

    “要跟进去看看吗?”祁墨非问道。

    苏晚璃猛地抽回思绪,摇摇头,“这里人太少了,车子也没有几辆,要是我跟上去,他一定会发现的。”

    “那就等等?”

    苏晚璃闻言沉默。

    要等吗?

    可是等什么?

    这个墓园那么大,祁慕尘的身影已经找寻不见。

    她在这儿等,又能等到什么?

    “你的手很凉。”祁墨非再次握住她的手,“是不是想到以前不开心的事?”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温暖,静静地淌过她受伤的心扉。

    见苏晚璃沉默,祁墨非弯起唇角,指尖轻柔地绕过她耳旁的发丝,“别担心,一切有我。”

    墓园。

    祁慕尘捧着八十八朵红玫瑰,沿着熟悉的道路,最终来到一座坟墓前。

    看着墓碑上凿刻的名字,他伸出手,一个字一个字轻轻抚过,仿佛这样还能触及她的温度,但指尖处的冰凉提醒着他,一切都只不过是他虚幻的奢想。

    祁慕尘将玫瑰花放下,照旧点了根烟,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缭绕的烟雾被一阵阵微风吹散,他眸中的墓碑模糊了一片。

    可是他的脑海里却清晰的浮现那个时候,他认定苏晚璃和陆挺合伙绑架祁澜君,最终狠狠将她推开的画面。

    那天的雨,好大。

    现在想起来,她当时已经生了那么严重的病,身体一定很痛。

    可她一个字都没提,那么倔强的忍着身体的不适,一次再次苦苦的哀求他。

    她说,“慕尘,你相信我。”

    她也说,“祁慕尘,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一次,一次就好。”

    可最终,他用着各种尖锐辱骂的字眼,将她眼底里的希望一点一点掐灭。

    他其实有看到的,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脸色苍白,整个人颓败的坐在风雨中,像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娃娃。

    其实那个时候他也有心痛的,只是他以为他在心疼苏晚萤,他从未意识到他心疼的是她。

    嘶。

    刺痛的感觉将祁慕尘的思绪从三年前拉了回来。

    任由烟蒂燃烧,他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墓碑,苦涩一笑。

    “我后悔了,你听到了吗?”

    他牵了一下唇角,眼角酸胀。

    他也从未想到,苏晚璃死了,他竟然会夜夜难熬,夜夜想起她林林种种的好。

    他缓缓起身走到墓碑前,蹲下身,伸手从口袋里摸出那个深蓝色的丝绒首饰盒。

    打开后,钻石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晕。

    “喜欢吗?是我为你设计的。”祁慕尘自言自语的笑了笑,“她和你长得好像,我总是产生错觉,但以后不会了,你是你,她是她。”

    他承诺着,将首饰盒轻轻地塞进墓碑旁的缝隙处。

    “阿璃,我以后这么叫你好吗?”

    他问着,但回答他的只是一阵清风吹过后,树枝发出的沙沙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