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章:没有如果(1/1)
    忆霜在一个柴房内醒来,她迷迷糊糊的睁眼,看到身边是完全陌生的地方,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她慌乱的瞧着周围,空无一人,可她记得,自己昏之前,是与小环一起的,自己如今在此地,那小环去哪里了?

    “小环!”

    无一人回应她。

    忆霜的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恐惧感。

    小环受了刑,根本不可能跑得远……

    忆霜根本不敢去深想,她慌慌张张的跑到门口,一推门,这柴房的门竟然没有锁!

    她虽觉得奇怪,可找小环要紧,刚走两步就撞到一个小太监。

    “奴才该死,惊扰了霜妃!”

    忆霜顾不上什么礼仪,抓着他的袖子问:“你见过小环吗?”

    小太监听了“小环”二字面色大变,不自觉的结结巴巴开口说:“没……没见过!”

    忆霜疑惑的看着他,小太监连忙将头低下,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惊扰了本宫,你求饶倒是说的利索,本宫找个人,你说话怎么就结巴了?”

    小太监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跪在忆霜面前讨好的说:“霜妃,您要找的人奴才是见过,只是奴才看到的东西,说出来会要了奴才的命!”

    忆霜脑中突然闪过江莹儿的脸,她冷笑一声。

    江莹儿身份尊贵,如今皇后之位空缺,她更是后宫之中妃位最大的贵妃,只手就能遮天,这小太监就算看见什么,为了保命也只能说没见过。

    “说出来会要命,那你带本宫去,总不要命了吧?”

    那小太监面上带着几分犹豫,跪在地上没动。

    忆霜一咬牙,从袖中扯出一个白银缠丝双扣镯,放在太监的手上。

    太监立马将东西揣好,带着忆霜向前走。

    那白银缠丝双扣镯是忆霜与景立轩初见时,景立轩赠与她的信物,她一直珍藏,如今拿出来救小环一命,她也觉得值得。

    毕竟这些东西没了就是没了,如人心一般,景立轩的心都不在她身上了,要一个信物又有何用?

    忆霜苦笑一声,跟着太监走的路,越走越偏。

    直到路过一个湖泊时,太监停下了脚步,面上露出阴冷之色,他宽大的手掌抓住忆霜的胳膊。

    “霜妃,奴才就是在这里,见到小环最后一面的!”

    忆霜拼尽全力想将他的手扳开,可这小太监的手如铁掌般将她的胳膊牢牢的禁锢。

    “你敢谋害皇帝的嫔妃,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放开本宫!”

    忆霜大喊大叫,她仿佛又想起那日被强行灌入堕胎药时的恐惧。

    无奈湖泊边除了他们,再无第二个人。

    小太监一只手拉着忆霜的胳膊,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像丢垃圾一般将忆霜丢进了湖泊。

    “霜妃,您虽是皇帝的女人,可也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嫔妃,如今又得罪了贵妃娘娘,就只能在这无人看管的湖里等死吧!”

    冰冷的湖水瞬间将忆霜的衣衫尽数浸湿,她浑身打着寒颤,慌乱在用手在水里不断的想抓住什么。

    水从她的口、鼻中涌进来,她拼命的喊救命,却无一人来救她。

    小太监阴森尖锐的笑声不断的在河边响起。

    忆霜身子愈发不停使唤,她不断的冒出头,又沉入水里,如此循环几次,终是缓缓沉入水底。

    在水中,忆霜曾经记得的,忘记的人都如走马观花般一一浮现在眼前。

    最后浮现出景立轩的脸,她伸出手,还没碰到什么,他的脸却成了泡影,消失在忆霜的面前。

    忆霜的手无力的下垂,绝望感充斥着她的内心。

    如果,她从未跟随景立轩入宫,也好过如今他对自己百般厌弃!

    可惜没有如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