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开错的方子(1/1)
    忆霜不知道自己何时晕过去的,更不知自己是何时醒来的。

    她只觉得好冷,冷的她快要死过去了……

    忆霜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几个狱卒就将她从池子里拉了出来,拖着她去了一个干净点的牢房里。

    一进去,忆霜就看到江莹儿一双阴冷的眸子一直盯着她。

    她的眼神比牢房内的冷千百倍,盯的忆霜后脊发凉。

    “一日不见,姐姐为何如此憔悴,真是失了妃子的风度!”江莹儿的声音带着几分嘲讽之意。

    忆霜嗤笑一声,她为何被折磨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正是拜江莹儿所赐?

    这个女人还真是好会作戏!

    但凡忆霜有点力气,都想上去将这个做作的女人捏死!

    她明明对江莹儿已经处处忍让了,为什么江莹儿还是不肯放过她?

    江莹儿见忆霜不回答自己的话,倒也不恼,一挥手,她身后的一个太监拿着一张纸走了上来,将纸放在忆霜的面前。

    “本宫知道姐姐身子虚,受不住这酷刑,所以本宫早就为姐姐准备好了罪状,姐姐只要签了,就不必在死之前,还受这等委屈了!”

    忆霜不用看那纸上写的什么,也知道上面的内容无非是她谋害皇子,甘愿承受任何后果这样的话,可她分明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枉死在深宫之中?

    而且胆敢谋害皇子这样的大罪,是要诛九族的!

    这辈子亲生父母虽将她舍弃,可幼时有一个养父将忆霜抚养成人。

    如今她若是签下了,从小对忆霜有养育之恩的养父不是平白受到牵连?

    江莹儿见忆霜犹豫了许久,对着身边的小太监使了一个眼色。

    太监立马上去按住忆霜的手,眼看着忆霜就要按下手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在空旷的牢房中响起。

    “皇上驾到!”

    太监吓得立马松了手,跪在地上不敢多说一句话。

    景立轩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着太医官服的人,江莹儿见了他,狠狠的皱了皱眉。

    “皇上怎么来了这种污秽之地,有什么事叫身边的奴才通报一声就行!”

    江莹儿一双眸子柔情似水,望着景立轩的时候,更是叫人爱怜。

    “朕心爱的贵妃都亲自来了,朕还不来,万一贵妃又受了欺负该如何?”

    江莹儿微微一笑,将头靠在景立轩的胸前。

    “安胎药被换一事,被朕查出来了,贵妃来听听他怎么说吧!”

    景立轩身后的太医连忙跪在两人面前,根本不敢抬头看两人的脸色,他声音颤抖的说:“臣……臣学艺不精,给贵妃娘娘开药方时,开错了方子!”

    忆霜咬着牙,心里嘲讽这太医,竟然为了替江莹儿遮掩,连这种漏洞百出的谎话都扯出来了!

    先不说进宫做太医要经过多少考核,就说他医术不精,根本连开药方的资格都没有!

    又怎么会给身份尊贵的贵妃开药方?

    江莹儿面色阴沉,她心中很是不甘,明明就差一步就要让那个贱人彻底消失了!

    怎么这时候这太医好死不死的跳出来?

    “既然如此,你当知道这是什么罪!”景立轩冰冷的声音在太医的头顶上响起。

    太医惶恐的看着两人,从景立轩身后的侍卫身上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剑,大喊一声:“臣愿意以死谢罪,只求皇上能饶过臣的家人!”

    话音刚落,他便自刎,倒在忆霜的面前。

    鲜血顺着太医的脖子流到地上,忆霜不小心碰到了太医的血,恍然间想起了溺死在水里面目狰狞的小环,吓得痛苦的惨叫!

    小环,对不起,你死的那般惨,我却没办法替你报仇!

    这一叫吓了景立轩一跳,他冷声对着后面的人吩咐道:“去,把霜妃给朕绑回她的寝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