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解脱的路(1/1)
    关忆霜的地方,像个牢房一般,只有一张席草床。

    忆霜所中的迷药劲还未过,她躺在床上,全身都酸痛。

    不知睡了多久,一阵阴风吹过,忆霜一睁眼,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她身边,正目光阴沉的盯着她看。

    忆霜吓得坐起身来,张了张口,颤抖着手指着那人的脸问:“贵妃娘娘在这里做什么?”

    江莹儿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变出一把剑,剑尖指着忆霜的喉咙,阴恻恻的笑了。

    “姐姐真是命大,我命人下的几次狠手都被你巧妙的躲过了,好好的活到了今日!”

    剑散发着冷冷的寒意,忆霜一动也不敢动,她抬头看着江莹儿,动了动嘴唇。

    “你害了我的孩子,害死了小环,能活到今日却不能为他们报仇,我只恨自己没本事。”

    江莹儿听到孩子,用剑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划了一道血痕。

    “你知道本宫为何这般恨你吗?后宫佳丽三千,轩哥哥却独独与你有了孩子,即便那孽种被做成了祭品,轩哥哥仍一有时间去看它!”

    忆霜不屑的笑了一声,笑这景立轩怎么这般可笑,孩子死了就是死了,又何必在孩子死后惺惺作态?

    当初若不是他同意,谁敢将皇子做成祭品?

    “贵妃娘娘这么羡慕,何不自己生个孩子,做成祭品呢?”忆霜眼中充满了恨意,她根本就不想听这些亡羊补牢的爱意。

    “想必你还不知道吧?新皇登基,可百姓三年来颗粒无收,天上更是滴雨不下,而那献祭之策,正是我的父亲,当朝的丞相呈上去的!”

    江莹儿说到这,得意的大笑起来,笑得整张精致的脸都显得扭曲了起来。

    “其实献祭不献祭根本没用,可要的是新皇能够收买人心,父亲请来的高人夜观天象看出了下雨的时机,是本宫看不惯那个孽种,所以才让父亲帮我出个法子让那个孽种名正言顺的彻底消失!”

    忆霜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她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原来自己孩子,竟然是为别人树立所谓的威严,才死于非命!

    她痴痴的望着窗外,心里可笑自己当初为何要一意孤行的随景立轩入宫。

    若是没有进这四四方方的宫殿内,也许她的孩子就不会死!

    他可以快快乐乐的长大!都是江莹儿这个毒妇!

    忆霜从头上取下一根簪子,不管不顾的要和江莹儿拼命.

    江莹儿轻松一躲,就躲过了忆霜刺来的簪子,而她一剑,就刺中了忆霜的胸口。

    “姐姐去陪你那短命的儿子吧!哈哈!”

    鲜血如盛开的玫瑰一般,在忆霜的胸口绽放。

    她跪在地上,心口流出温热的鲜血使她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生命正在不断的流逝,她粲然一笑,仿佛死不在是终结,而是解脱。

    她终于能不再战战兢兢的活着,不再一觉醒来就陷入另一个计谋。

    她终是不用日日活在惶恐之中,怕景立轩不爱她,更怕他会爱上别的女人!

    可说到底,一个帝王,又怎会独爱她一人?

    忆霜苦笑一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眼睛望向了窗外的天空。

    孩子,你过得好不好?在另一边有没有长大?

    小环,我来亲自陪你了!来世我们还做姐妹!

    忆霜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亲眼瞧着江莹儿将席草做的被子盖在她身上,又拿着蜡烛将席床点燃。

    熊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忆霜的脸,仿佛也照亮了她通往另一边的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