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把柄(1/2)
    江莹儿虽猜到了景立轩的心狠手辣,却仍不敢相信。

    他们之间的种种情深意切,随着那个女人的死,一时间变成了过眼云烟。

    就像一场梦,梦醒了,他也不在了。

    江莹儿面色苍白,眼中全是无助,她轻声呼唤:“父亲!”

    丞相一脚狠狠的踹在大牢的门上,心中悔恨当初怎么没亲手杀了那个不听话的皇帝!

    如今竟让他成了最大的后患!

    他走到江莹儿身边,心疼的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儿,拉着她冰凉的手。

    “女儿别怕,父亲一定不会让你受苦的!”

    江莹儿乖巧的点头,头靠在自己父亲的怀里,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明明疼的快要死过去,却咬着牙,一声都不肯叫出来,不愿让身陷囹圄的父亲为自己担心。

    丞相却眼睁睁的看着江莹儿身下的血,越流越多,自己却无能为力。

    这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女儿,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想他桀骜一世,从未向谁低过头,那小小的皇帝,他更是从未看在眼里!

    如今不过一时失事,这群狗奴才就敢骑在他的头上!

    他心中虽愤怒,却也不能乱了阵脚,对着外面的狱卒吼道:“去跟皇上说,老臣有重要的事情禀报!”

    站在外面的狱卒相互对视了一眼,一个离门最近的狱卒走了出去。

    江莹儿死死的抓住丞相的手,她气若游丝的开口说:“父亲,女儿不孝,未能救您出去!”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死死的咬住嘴唇,忍住了身上的痛楚。

    “如今局势尚且不明,那皇帝未必抓到真正的把柄,想来只是为了诈我们父女!”

    江莹儿疑惑的瞧着自己的父亲,不明白这话中的深意。

    丞相却冷笑一声,不停的摆弄手腕上的一串佛珠,脸上丝毫没有惊慌之色。

    “待会你不要开口,为父自有把握,让他亲自下诏放你出去!”

    江莹儿站在丞相身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拉着丞相的手,小声的说:“父亲,女儿腹中的孩子,并不是皇上的!”

    丞相面色大变,他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江莹儿,伸出手一巴掌马上就要打在她脸上,却在她面前生生的停住。

    “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丞相的脸上满是无奈,他还是下不去手,打自己的女儿。

    江莹儿疼的瑟瑟发抖,她又往父亲的怀里靠了靠。

    在这寒冷的大牢中,两人相互倚靠着,仿佛都生了些暖意在这对父女心头。

    景立轩来的时候,江莹儿已经疼的几欲晕厥。

    丞相站在大牢之中,与景立轩对视几秒,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看到不远处的江莹儿心惊胆战。

    最终,是丞相轻笑一声,开口问:“皇上,别来无恙!”

    景立轩身边侍卫开口大声斥责道:“大胆,见了皇上,为何不行礼!”

    老丞相嗤笑一声,余光扫了一眼那侍卫的脸,一脸的不屑。

    景立轩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人不必多言,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里不比丞相府,丞相大人住的可还习惯?”

    站在席草之上的丞相,故意拍了拍身上的衣衫,露出手腕上那一串佛珠。

    “这地方当然住不习惯,皇上想必是忘了,当初你还是个皇子时,也住过这里,还是老夫雪中送炭,帮你熬过了那个狱中的那个寒冬!”

    丞相说到这,抬起头意味深长的盯着景立轩的脸,开口道:“只是这寒冬过去这么久,皇上想必早已忘记!”

    景立轩紧咬下唇,隐忍着心中的怒气,他早就料到今日前来,这只老狐狸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如今只怕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倒是如今,朕手里拿到一个稀罕玩意,特意来请丞相品评!”

    话音刚落,一个侍卫即刻端着一个蒙着布的东西,放在两人之间。

    景立轩一伸手,掀开盖在上面的布,里面的东西赫然显露了出来。

    竟然是一块玉玺!

    丞相的眼中闪过几分慌张,顷刻后又很好的掩饰住了。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差一点,这个王朝就要易主了,丞相您说对不对?”

    景立轩站在这玉玺前,死死的盯着丞相的脸,每一个微妙的表情,都不愿轻易放过。

    他就是要看看,丞相究竟有几个胆子,敢无所顾忌的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丞相扯了扯嘴角,沉声说:“恭喜皇上终于拿到传国玉玺,成为名正言顺的皇上!”

    “至于皇上说的什么易主,恕臣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