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与丞相对峙(1/1)
    江莹儿听了景立轩的话,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冻结了一般,亲眼看着几个身穿太医服饰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她坐起身子来,下意识的往后躲,取下自己头上的簪子胡乱的挥舞,不让任何人靠近。

    老丞相不可置信的看着景立轩,站起身来推开了离江莹儿最近的人。

    他只身挡在了江莹儿面前,冷笑一声。

    “皇上,虎毒不食子,你这么做未免惹天下人耻笑!”

    景立轩走到丞相的身前,抓着他的衣领,怒目圆睁的等着丞相的脸说:“你们联合起来害死朕的亲生孩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什么虎毒不食子?”

    丞相讥笑一声,想起了什么,轻蔑的说:“不过是一个孤女,生来就是轻贱的人,生下的孩子死了,就死了!皇上何必对她一直耿耿于怀?”

    景立轩一个眼神,身边的侍卫立马上前一脚踢向丞相的腿,只听“咯噔”一声,年迈的丞相顷刻间跪在了景立轩面前。

    老丞相张了张嘴,右腿传来的痛楚使他止不住的全身颤抖,他张了张口,又把到了嘴边的痛楚生生咽了回去。

    他不能求饶,不能妥协。

    他的身后还有江氏一族的后代,若是他今日有一丝错处,他们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江莹儿从席草做的床上跌跌撞撞的爬下来,双手颤抖的摸着父亲的腿。

    此刻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绝望,涌向江莹儿的心头,她跪在景立轩面前,抱着他的腿,苦苦哀求道:“姐姐是我害死的,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别再折磨我父亲了!”

    “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景立轩冰冷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

    刚才被推开的几个太医瞬间扑了上来,将江莹儿抬起来扔到床上,她痛苦的惨叫了一声。

    丞相抽出一个侍卫的佩剑,剑尖指着景立轩,大喊道:“都给我住手,都给我住手!”

    景立轩扫了一眼停在他胸前的利剑,脸上却没有丝毫畏惧之色。

    几个太医一下子就不敢动了,他们紧张的看着景立轩,停在原地下手也不是,不下手也不是。

    “皇上派人把老臣关在这里,是因为指证老臣的罪证,还没有搜集全吧!”

    丞相回头心疼的看了一眼江莹儿,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江莹儿见了这笑容,却并感到丝毫的轻松,反而更加的绝望。

    丞相收回了自己的手中的剑,放在自己的脖颈前。

    “老臣愿用这一串佛珠,和老臣的性命,换江家一家老小的性命!”

    这佛珠是景立轩曾在狱获救时,赠与救命恩人的一个免死金牌。

    更是丞相号令身后所有势力的唯一信物,见佛珠者如见丞相本尊!

    景立轩挑了挑眉,嘴角露出得逞的笑意。

    “好!”

    “不!”江莹儿哀嚎一声,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倒在地上。

    鲜血从老丞相的脖子里喷涌而出,有几滴溅在江莹儿的脸上。

    江莹儿看着自己的父亲渐渐没了气息,她眼中的光也逐渐暗了下去,全身无力的坐在地上,像个抽去灵魂的人偶。

    这大牢如今再冷,也冷不过她的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