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6章 杂货铺(1/2)
    画面之中本来静悄悄的,可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一幅恐怖的画面开始在画面之中浮现。

    那时已经是夜里两点,楼道已经没有了人穿梭其中。

    然而就在这时,楼道里的灯光开始忽明忽暗,甚至直接在闪烁中逐渐黯淡下来。

    一道漆黑的身影突然从黑暗中出现。他缓慢的走着,所过之处的灯光全部黯淡,让人只能模糊看清他的脸。

    可就是这么一张脸,是所有人都害怕得倒吸冷气。

    那张脸上血肉有些模糊,眼睛翻白,毫无生气,嘴角被一条条红线缝住,皮肤苍白得瘆人!

    不少蛆虫在他脸上爬着,顺着她那张永远合不住的嘴的缝隙钻进其中。

    这是一幅充满了血腥与恶心的画面,甚至已经有人忍不住肚中的翻涌,开始在一旁干呕起来。

    我和他们反应不同,我更惊骇的是这只恶鬼远比我想的还要厉害,就算是我想要对付他,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他径直穿过楼道,来到了我的房间门前。

    顿时一众人都带着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画面中的厉鬼。

    厉鬼突然抬头看向摄像头,空洞无神的目光中爆发出一阵诡异的光芒,顿时整个画面闪烁,瞬间熄灭,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

    画面戛然而止,可那股阴森恐怖的气氛却依旧缭绕在众人心头,久久不见散去。

    我沉默着一个人离开了监控室,回到了房间之中。

    在我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整个监控室都炸开了锅,甚至有不少人都在议论着我。

    不过这对我来说也已经不重要了。

    回到房间之中,雀儿依旧在酣睡。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到来,她缓缓睁开双眼。

    我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径直走到窗边,点燃了一支烟,大口大口的吸着。

    "孟孟,怎么啦?"雀儿疑惑的看着我,起身走到我身旁。

    "没事。"我深吸了一口烟,徐徐吐出。

    厉鬼上门这件事总让我心神不宁,再加上改命尺的丢失,我一时间也乱了阵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如果我没猜错,改命尺十有八九是被那只厉鬼给带走了。

    可我不明白的是,这只厉鬼我从未见过,为何他会找上门来,也没有对我痛下杀手,而是选择带走了改命尺。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有什么原因?

    全然不知的我有些苦恼,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不对,我还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我突然间想起了一个我不曾想过的问题。

    杂货铺!

    昨夜我做的梦肯定不是偶然,更像是有人可以引导着我去梦见那间奇怪的杂货铺一样。更何况,我昨夜还被鬼压床!

    "雀儿,你听我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接下来你就呆在房间里,不要乱跑,等我回来!"我回过神来,对着雀儿严肃开口。

    雀儿也知道我的不对劲,于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我又和她仔细叮嘱了一番,在她身上画下了一个法印,确保她不会遇到危险后,我便离开了房间。

    虽说改命尺丢失,可我毕竟跟随着小道士学了不少茅山道术,多少还是能够应付一些小问题的。

    但如今失去了改命尺,我肯定不是那只厉鬼的对手,就算我已经画下了法印来为了保护雀儿的安全,可我依旧感到一种淡淡的不安。

    我很快就离开了酒店,开始在外面打听这个诡异的杂货铺的下落。

    眼前发生的一切绝非偶然,想来那个杂货铺也必然在这。这一切,都好像是有人在暗地里操纵着一般。

    可显然这间杂货铺也比我想的要隐蔽,我几乎走过了大半个杭州也一无所获。

    一连几天,我都在杭州城内打转,一点方向也没有。

    我不由得怀疑自己的思路是否正确。可我别无选择,带着对自己的肯定,我来到了杭州城内北方的老城区。

    这里是我最后的希望。

    我走进老城区。这里并没有市中心那般繁花似锦,高楼耸立。

    有的,只是一栋栋低矮又破旧的平房。

    我漫无目的的在老城区里打转,穿梭在每一条街巷之间,就在我内心那最后一股希望即将破灭时,我终于发现了那间杂货铺。

    "果然!"我心中暗喜,朝着杂货铺走去。

    进入其中,里面的一切跟我在梦里所见几乎完全相同,也令我更发确定这件杂货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