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5章(1/1)
    霍司寒最喜欢苏白这样缩在自己怀里的感觉,听着她这样小猫一样的低声说话,对他来说就是享受,再听到她说的这一番话,他又将她更紧的拥在了怀里。

    “苏白。”

    “我在。”

    “我爱你。”

    “我也爱你。”

    ……

    苏白的画室如期开业,郑冰招收了整整二十个学生,而且这二十个学生都是家庭贫困的女孩子或者是孤儿。

    苏白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她们将来长大了,能靠着这项技能,找到合适的岗位,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她的生活顿时忙碌极了,偶尔还要去半山别墅,完成自己的雕刻,每天都忙的跟陀螺一样,可是有一点她记得很清楚,工作和生活绝对不可以混为一谈。

    所以到了下班时间,她就会立刻回家,绝不拖延工作时间。

    而苏忆寒经过了几天的考虑,决定还是学习钢琴,霍司寒重金给她请来了名师,每天晚上都要练习两个小时。

    苏白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的女儿在专心的学习钢琴,不由的用胳膊肘碰了碰一旁的霍司寒,低声说道:“我有个问题很好奇。”

    霍司寒正沉浸在女儿刚学会的钢琴曲中,忽地回过神,转头望着苏白:“什么问题?”

    “我画画那么好,雕刻……不是,我也是教美术的,为什么这闺女不跟我学画画呢?”

    “你还真是问到我了。”霍司寒耸了耸肩,又意味深长的重复了两个字,“雕刻?”

    苏白打了一个哈哈,拍了拍霍司寒的肩膀,伸了一个懒腰朝寝室走去:“腰困,我去休息一下。”

    钻进了寝室后的苏白,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差点就说漏嘴了,她知道在霍司寒和众人的印象里,远山先生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所以她的雕刻品奇货可居,她绝对不可以将这一层身份透露出去!

    说起来,这两天远舟的身体情况很不好,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苏白想了想,决定明天还是早点过去看看。

    也不知道是因为担心远舟的身体健康还是怎么了,苏白这一夜都在做噩梦,梦见远舟跌下了楼,梦见自己也跟着滚落下了楼梯,梦见女儿蹲在大厅中间哭泣。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白还是惊醒了,她突然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想要努力平复自己的惊慌。

    看到身旁的霍司寒还在沉睡,她悄悄的摸下了床,离开了寝室,走进了女儿的卧室,蹲在了床边,看着熟睡的女儿,心里稍微的定了定。

    她差点没有分清梦境和现实。

    等她走出女儿的卧室的时候,霍司寒一边穿着睡衣一边开门,看到苏白,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做了一个噩梦,担心女儿,就过来看了看,天色还早,你再去睡一会。”

    霍司寒看到苏白的脸很苍白,担忧的抓住了苏白的手臂,摸了摸她的额头。

    苏白挥了挥手,咧嘴一笑:“我没事,就是做了噩梦,没事了没事了,去再睡一会吧。”

    “你陪我躺一会。“霍司寒拽着苏白的手,重新回到了床上。

    苏白趴在了霍司寒的胸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最近师父身体情况不是很好,所以我可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