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2章(1/1)
    “那会去哪里?”苏父气的不行,又踹了下保险箱。

    那个贱女人,当初偷偷摸摸的怀孕,不听他的劝,还生下了那个孽女,害的他老婆骂了他几十年。

    还好那个孽女有点用,可以提供器官给大女儿,不然他一定会将贱女人的骨灰撒在粪坑里。

    苏母摇头,她最近要么就是在医院里陪着苏雅,要么就是回来休息,家里还有那么多佣人,那么大的一个盒子,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苏父上了楼,叫来了管家,冷声问道:“最近我们家附近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

    管家不明就里,仔细的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苏父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罢了,你下去吧。”

    苏母坐在一旁,唉声叹气了起来:“这可怎么是好,那个小贱人知道骨灰盒不在了,肯定不受我们的控制了,小雅的心脏,可怎么办啊!”

    说到这里,又甚感委屈,小声的抽泣了起来。

    苏父的脑袋里现在乱哄哄的,听到苏母的哭声,不由的喝道:“闭嘴!哭什么哭,哭就能解决问题吗?”

    苏母听到这话,顿住了哭声,抬起泪眼朦胧的脸,望向了苏父:“那你说怎么办?”

    “就算骨灰在咱们手里,你看那个贱丫头有听我们的话了吗?”

    “你说骨灰是不是被展承临偷走了啊?”苏母脑海里突然蹦出了展承临的名字,想到那天苏雅说展承临威胁了自己的事情。

    苏父仔细的想了想,不由的叹气:“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会不会是霍司寒?”苏母追问。

    苏父仔细的想了想霍司寒平日里的行事风格,一口咬定:“绝对不可能是他,贱丫头嫁给他三年了,他都无所谓,怎么可能帮苏白呢?”

    “可是他现在挺在乎那个贱蹄子的啊。”苏母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苏父依然摇头否定:“那天的事情,我觉得是意外,他是个把生意看的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人,没什么感情。”

    “但愿如此吧。”苏母低低的嘀咕。

    五天后。

    苏白将母亲安葬了a市最好的陵园里。

    她蹲在墓碑前,轻轻的吻了吻墓碑上照片里的那张年轻的脸,将额头顶在了墓碑上,低声说道:“你以后就好好的在这里住着,不会再有人打扰你的安静了,还好你离开的早,人生很苦,你没有走下去。”

    也许是前几日哭的太多了,她今日没有留下一滴泪,只是安安静静的在墓碑前坐了许久许久,直到天空开始飘起雨丝。

    一把雨伞挡在了她的头顶上。

    她抬头看到了霍司寒那张冷俊的脸,淡淡的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下位置,还不错。”

    “是不错,再次谢谢你。”

    “别说谢谢了,听得烦,下雨了,回去吧。”

    霍司寒说着,将另一只手里捧着的一束白色菊花放在了墓碑前,鞠了三躬。

    苏白站起身,轻轻地拍了拍墓碑,跟着霍司寒离开了陵园。

    霍宅。

    苏雅今天出院了,被霍母直接接到了霍宅来休养,又一遍一遍的打电话给霍司寒,想让他回来安慰一下苏雅。